院线联盟PK乐视:客厅取代不了影院

乐视想要在电影首映前为会员提供点映服务,但这个疯狂的想法最终还是遭到了院线联盟的抵制。

  在电视上看电影已经不是一件稀奇的事,不过在电视上看当下正在影院上映的电影,恐怕除了网上下载盗版资源也别无它法了。不过智能电视的出现,让打开电视看合法正版电影变得更加简单,现在有人又要颠覆这个体验,要让你打开电视看当下影院正在上映的电影,这听上去似乎有点疯狂,因为我们知道院线上映后影院是唯一的观赏渠道,在一段时间后才可以通过DVD或者其他渠道发行电影,这段期间被成为院线电影的窗口期,一般来说一部影片的窗口期大概为3个月左右的时间,不过近年来随着国产电影渠道的丰富,窗口期越来越短,有些电影的窗口期甚至缩短为1个月。

  设定窗口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影院的利益,但由乐视影业投资近期正在热映的电影《消失的凶手》却在上映前经历了一场“超前点映”的风波,简单来说乐视为了加强自己在智能电视领域的优势,想要让用户在电影首映前一天,通过乐视电视提前点映播放这部影片。就在做好一切准备,甚至在近几场发布会上放出消息后,乐视迎来了第一个挑战,针对乐视破坏电影窗口期规则的行为,影院联盟发布了抵制公告,如果乐视在首映前放映电影,那么院线联盟将取消《消失的凶手》的所有排片,迫于这一压力,乐视最终还是取消了超前点映计划,在此之前乐视甚至宣布此次超前点映如果取得了成功,那么乐视每年将为用户带来5~8部超前电影的超前点映。

\

  一路打着颠覆旗号而来的乐视,终于在颠覆的路上跌了一跤,但伴随乐视颠覆性口号的其实是近年来不断蓬勃的电影市场,2015年中国的年度票房更是突破了400亿大关,然而在很多人眼里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——虽然票房依然呈现持续走高的趋势,但国内的大屏幕数量也在不断的增加中,在400亿票房的背后是仅有14.95%的上座率,这意味着电影的市场至少还有85%的增幅空间。这也同时解释了,为什么电影市场发展蓬勃,院线依然叫苦不迭。

  如果没有窗口期的保护,那么影院势必经营惨淡难以存活,虽然在体验上影院无疑是最佳形式,但如果电影能够在智能电视平台上与院线影院同步放映,势必会极大的打击人们进入影院的积极性,智能电视平台的内容收费本身就要比院线廉价,又对应了整个家庭的用户,这会极大的稀释进入影院的人群,但院线作为电影放映的主要渠道,其实代表的正是电影市场空间的容量,院线的惨淡将意味着电影市场的萎缩。

  这一来自电视的挑战确实足以影响整个电影产业,不过电视与电影终究有着本质上的不同,这是由二者不同的渠道特性所决定的。用户进入电影院的过程是纯粹付费购买内容,但电视的内容基本上等同于免费,虽然互联网电视或多或少的改变了电视单向传播的结构,但电视内容依然趋于免费或者廉价,同时广告也并不会因此消退,相反还会滋生出更多的形式和机会。

  不同的行业交织在一起难免会产生利益的拉锯,乐视的超前点映事件正是这些利益拉锯的一次集中体现。如果任由市场的自我调节,乐视的超前点映计划的确有明显的优势,但事实上智能电视与院线同台竞技本就是一个不公平的体现,智能电视平台不但能够覆盖更多的用户,在成本上也更加低廉,能够为用户带来更大的优惠。

  乐视的颠覆之行自然不会因此停止,积极投资影视产业的乐视其实有很多很多机会,事实上不仅仅是乐视,包括爱奇艺,优酷土豆在内的多家视频网站早已经开始了自制内容的运营,内容方向涵盖了综艺娱乐,连续剧及电影或微电影等,或许度过窗口期的电影对视频网站来说是一种资源,但正在热映的电影其实并不应该成为这一渠道的牺牲品,如果未来某天超前点映成功了,那我更愿意相信这样的内容原本就是面向网络平台发行的,而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影。

  中国电影日趋繁盛也间接的说明了电影本身的价值,而电影的价值似乎更应该体现在影院中,虽然今天看来,相对于更便捷高效的互联网,电影院显得过于老旧,但正是这种旧形式才能在如此快消的时代带给我们一些慰藉,从这个角度上看,电影院这个空间有其自身的价值和意义,并不该被客厅取代,也并不能被客厅取代。

  【本文为大公数码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栏目介绍
机,可以是手机,亦可是相机,数码产品都可以归为“机”,有“机”是评测,无“机”却不是空谈,关键是敢说不敢说,我们敢说你不敢说的,就为图一个乐儿。
制作团队
大公網數碼互動郵箱
digi@takung.cn
  • 撰稿:大公数码